主页 > 市况分析 > 专家论坛
「林奋强手记」- 香港医疗须急扩容 免愈迟愈贵

前香港行政会议成员
林奋强

今天续谈扩充医疗体系容量。笔者认为,社会舆论仍欠全观(holistic),忽略了不同系统的互动关系。

公私院纵分流 只「左手交右手」

例如公立医院爆满,经济能力稍佳的市民转投私营医院,政府也推出自愿医保,希望分流需求至私人市场。不过,假如真的成功「分流」到病床数目只及医管局九分一、所以只能照顾十分一市民的私家医院,那私营医疗的人手需求,在低基数下自然大幅增加。若整体人手不大幅增加,私人市场难免从公营系统「挖人」,只是个「左手交右手」的零和游戏。

人手流失下,公营体系工作量更「难啃」,更多人「顶唔顺」而流失(图1)至工作相对轻松、但待遇较佳的私营体系;导致公营体系人手愈见短缺、百上加斤,令轮候时间更长,病人投诉更多……这恶性循环已经形成,而随着私营体系薪酬因需求增加而提升,羊毛出自羊身上,医保保费只会年年加!更尤甚者,他日病人可能发现,买了保险也未必付得起私家医院的高昂费用!

所以,最复杂、最昂贵的病症,最终也会流回「有求必应」的医管局,再次增加医护工作量、再次令到医管局同事「跳船」。公营体系只能跟着加薪安抚和挽留人手,结果公私医疗互为牵引,愈来愈贵!正如预算案拨了7亿元经常资助,包括调高医生候召补偿55%、病房支援人员则加薪8%等。虽然整体人手没有增加,但病人及纳税人要付出的价钱却已大幅抢高!

医疗需求急增 开支占GDP恐翻倍

我们已20年没建成大型全科公营医院,现时扩建计划新增的病床没有15年也难以投入服务;同时人口老化令劳动力收缩,加上医科学额在2002/03年由每年330个,减至280个,到2009/10年才加回至320名,并逐步加到2016/17年的470名。换言之,新增的医科毕业生要到2022/23年(6年全科)至2029/30年(13年专科)才可上前綫!

用基础经济学的知识解释:医疗体系的供应曲綫(supply curve)在未来10至15年是垂直的,即无论价格再贵,供应也因增加软硬件需时极长(long lead time)而没有反应,不会增加!但医疗需求却随着长者人数由现时的120多万在未来15年倍增而不断上升,需求曲綫(demand curve)向右移,结果全数反映在价格上升(图2(a))!

现时,本港公私医疗开支共占GDP的5.8%(公、私营医疗各占2.9%),发达国家平均是11%。本来,我城医疗体系远比西方发达国家高效,在全球首屈一指;但展望未来,若不能大幅扩充容量,本港医疗体系成本势必飞涨,医疗开支占GDP比例翻一倍追上发达国的11%也不出奇,绝对是「贵夹唔抵」!

效狮城提早扩容 保质素控成本

「迟起一日贵一日」对港人不是新闻。例如合共两期医院建设计划造价5,000亿,与明日大屿(首1,000公顷填海)约6,000亿的造价相若;两项基建都分别等於3.5个及4.4个机场三跑工程!相比下,牵涉1,200公顷填海的赤鱲角新机场,1998年完工时成本为700亿,即使进取地以每年5%通胀计,今天造价也只是1,860亿,因此明日大屿的成本已等於当年新机场的3.4倍!

这一切都说明,投资扩容,愈早愈好!医疗体系也是如此。所有发达经济体和香港一样都面对人口老化和医疗需求爆炸性增长,大家都会抢建材建医院、加薪从世界各地抢医生。我们愈迟行动,成本愈来愈高事小,最怕是到时愿意付钞,好的医生也已被别人抢去。这好比买机票,同样的航程,往往愈迟买愈贵!

本栏上周(「长者非铁打 港医疗须急追15年落后」)提及新加坡医疗扩容的经验,最大启示是该国及早预备:2004年成立委员会,2006年推出全面人口老化政策,包括大增医护培训及病床、吸纳海外医护人员及支援「活跃老年」的措施。当第一批婴儿潮世代在2011年开始退休,社会已准备就绪;其后在2012年提出《2020医疗蓝图》,再次大增医院和医护人手供应。

以图表示,其医疗市场的供应曲綫不是垂直,而是向上斜并稍为平坦。即当价格上升,供应会相应增加。加上在短时间内,新加坡可以高薪吸引海外医生到当地执业,还有增加培训医学生,令整条供应曲綫向右移,那即使医疗需求和香港一样大增,医疗服务价格上升幅度仍甚微(图2(b))!

港星对比说明,面对至少也会倍增的庞大需求,若不为医疗体系扩容,成本势必失控地飞涨!2009年,香港人口比新加坡多40%,医生人数则多60%。到明年,香港人口仍会比狮城多约30%,但预计后者医生数目将超越香港!事实上,新加坡大增医疗软硬件供应,医疗开支占GDP仍只是4.9%,比香港还低。难怪哈佛大学医学院Haseltine教授在其著作中大赞新加坡医疗体系是「可负担、高质素」(Affordable Excellence)。

医生退休潮 未来10年人手荒

香港黄金五十早於2012年的研究预测,2009至29年,本港医生需求将大增63%,但期内医生供应(以相等於全职人员计)却将不增反减(图3)!原因包括:医生也有退休潮,「新仔」医生难以「一换一」替代有经验的大国手;同时,女医生比例持续增加,2005年每百名女医生相对277名男医生,及至2015年则是218名。

笔者绝对支持女医生,因为直觉男士容易分心,但女士们却天生细心。但数据上,女医生普遍在30至35岁左右因不同理由转为半职和兼职,令医生供应实际上不增反减!结婚生子是自然之事,且完全可以预计。但明显在规划医护人手供应时,当局没有考虑此因素而更大幅追加医生学额!

根据人口结构变化,本港未来15年需在现时3.2万张病床(公私合计)上,增加1.6万张公营病床,20年则要1.9万张(或6成);相比下,5,000亿的两期医院建设计划只能提供9,000张!

医生方面,我们粗略估算人手缺口(公私合计)将在2029年间增至6,000名(即差不多等於现时所有医管局医生人数,或整体1.4万名医生的4成多)。要满足需求,我们须每年训练900名医生,比现时的470名多近一倍!

今年只是上述20年的首10年,未来10年人手短缺将会因为婴儿潮退休大军杀到而更严重!事实上,医管局退休医生数目由2009/10年的33名,翻了不止一番到71名!这一切都似乎指出,我们7年前的预测正逐步成真,而今天所见的惨况没有最差,只会更差!

为政者需显决心 跨部门解困

医疗改革需要坚定信念,可惜目前社会充斥不实的指控和卸责。以引入更多海外医生为例,有本地医生视为洪水猛兽,但新加坡医学会认可了全球159所医学院毕业的医生,但至今鲜有听到针对该国医生水平不足的投诉,似乎狮城这「白老鼠」的实践成功经验实有值得我们效法之处。

由土地房屋供应、经济发展、到医疗改革,为政者既无法在危机爆发之前先天下之忧而忧、预见问题,当现在「镬只会愈来愈大」时却也未见下定决心、大刀阔斧解决问题!加上政府部门各自为政,例如医疗政策是食衞局管辖,但增加医护学额的决定却是教育局责任!且官员似乎总可把问题留给下任,甚至拖延至退休。这种问责制度,在任何商业机构都不可能接受,更不用说是「出纳税人粮」、须为市民健康筹谋的公仆!

如此恶劣情况,对任何其他城市/经济体都可说是已成死局、无药可救。但香港可以是唯一例外:我城库房充裕,更以化腐朽为神奇、永不言弃的狮子山精神见称。更何况,医疗体系事关200多万个家庭的父母晚年生活、牵扯740万港人福祉的重大、贴地事情。大力改革医疗体系不单止是义务,还是一代人对上一代人不可推卸的责任!